昏罗帐

斯莉大本命自我产粮中,只产糖,不产刀,偶尔定向发车,争取每天都更新。

[斯莉/微GGAD]《魔药大师的蝴蝶效应》

  这世界上除了三大死亡圣器,还有两种神奇魔药,一谓“醉生”,一谓“梦死”。

  所谓“醉生”,乃是比“福灵剂”更灵验的愿望魔药,它会让你心想事成,所向披靡。

  所谓“梦死”,乃是世人皆求的“后悔药”,它可带你回到当年那个错误的时间地点,重新做选择。

  这两种魔药的配置非常难,因为它们需要一种稀有的配料,一种谁也不会大发慈悲送你玩的材料——人的灵魂,而且越强大的灵魂做出来的魔药效果越好。

  但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位慷慨的大人,他的名字叫“伏地魔”。他不但把自己切吧切吧切了好几块,而且还十分大意地把切下来的灵魂到处乱放,丢了也毫不在乎。

  像蜜蜂闻到了花蜜,这么稀有的魔药材料自然而然吸引来了本世纪最伟大的魔药大师西弗勒斯斯内普。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黑魔王,就好像看着一株最珍稀的奇花异草,为了珍稀的魔药材料,钻心剜骨算什么。

  “快分裂吧,快分裂吧。”伏地魔每次对他摄神取念都得到这么一句话,他觉得自己这位小间谍的精神真的已经岌岌可危了,不过没关系,食死徒从不歧视精神病患者。其实直接摘了马尔福庄园大门上的匾额换上“威尔特郡精神病院”,也没有什么不合理,毕竟大家的精神状态都异常得千奇百怪。

  斯内普的第一剂“醉生”,用的里德尔的日记本,来自他的好友——卢修斯马尔福。

  虽然马尔福先生明明在魔法部翻云覆雨,被“防止滥用麻瓜物品司”的韦斯莱先生抄家显得极其不合理,但为了剧情需要他还是把里德尔的日记丢进了金妮的小坩埚——在开学的第一天就被魔药教授没收了,顺便扣了格兰芬多10分。

  喝了“醉生”,斯内普的愿望就是得到伏地魔的所有的魂器,这个愿望当然成真了,于是他得到了斯莱特林的挂坠盒,拉文克劳的冠冕,赫奇帕奇的金杯,冈特家的戒指,大蛇纳吉尼和……哈利波特。

  幸亏邓布利多跑得快,否则斯内普一定会把哈利波特第一时间扔进他火辣辣的坩埚里。

  “魔药材料需要蒸煮一下才能使用,”他对邓布利多理直气壮地说。

  “我用哈利波特换‘醉生’,”邓布利多说,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哈利惊恐ing。

  “想得美,”斯内普想都没想一口回绝了,虽然发动机很重要,但你想用发动机换超跑,纯粹是你血糖太高了。

  “好吧,但你下一剂药,是要做‘醉生’还是‘梦死’?”邓布利多问。

  “梦死。”斯内普说。

   邓布利多摇摇头,改变过去未必是好事,或许会带来更糟糕的结局。

  就算斯内普不说那句“泥巴种”,他和莉莉也未必一帆风顺,毕竟一个狮子一条蛇,有严重的生殖隔离。

  斯内普回到了过去,在梅洛普·马沃罗·冈特准备迷情剂的时候往她坩埚里扔了两把泥巴,老汤姆里德尔拉了两天肚子,爱上了医院里美丽的女护士杰瑞小姐。

  于是梅洛普一生未婚,郁郁而终。

  黑魔王没办法出生,天下太平。

  “那样你收集的魂器不是都消失了吗?”邓布利多不解地问,你明明可以再做几瓶“醉生”几瓶“梦死”啊。

  拉着莉莉的手相视而笑,斯内普对邓布利多说,“我唯一的梦已经成真了,不再需要醉生梦死了。不过,”他说,“我留了半瓶‘梦死’,你想要吗?”

  他把半瓶魔药递给邓布利多。

  “不……”邓布利多笑了,“我不想要。”

          他和他,半瓶药不够用。
     

  

  (我开了那么大两个外挂,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沙雕的一篇东西呢,结尾为什么那么虐老邓呢?我也不知道啊……就当是个脑洞随便看看吧……)

评论(1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