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罗帐

斯莉大本命自我产粮中,只产糖,不产刀,偶尔定向发车,争取每天都更新。

[斯莉he]《新房客》4

  “西弗,你晚上吃什么呢?很可惜我做的东西你吃不到。你就吃面包?营养不够吧?你现在做什么工作?为什么不去上班呢?发财了吗?你真的不想再结婚吗?”莉莉一边做菜一边喋喋不休,最后那个问题她问得小心翼翼,既然她不能陪他一生,西弗必须move on啊,他还那么年轻。

  “请不要跟我说话,脑肿瘤。”西弗勒斯冷冷地对莉莉说。他并不觉得能见到莉莉(的幻影)是个惊喜或是什么,十年了,他已经接受了莉莉的死和即将保护她的拖油瓶的事实。他必须为他当年的错误付出代价,他也自愿如此。况且他独自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磨练得现实而冷静,一个看得见摸不到的幻影并不会让他热泪盈眶。

  但莉莉相信这是未来的西弗勒斯,她看到他过得不算太糟让她很高兴。他明显不是个食死徒而且她觉得现在的西弗勒斯更好,他不再青涩而敏感,也不会因为小事就暴怒,虽然还是很别扭,但已经不再那样不安而惶惑。要知道十几岁的西弗勒斯那由自卑扭曲而成自尊心非常可怕,就算他跟莉莉那样深厚的感情,都能搞到绝交收场。

  “好啦,好啦,我不说话了,看你的报纸去。”莉莉好脾气地挥挥手,专心致志地做她的饭。

  而西弗勒斯并不能集中精力看他的《预言家日报》。她把长发束起来忙忙碌碌的样子非常居家,这景象勾起了他年少时的梦想,他真的想过娶她,梦想过一个家,有她的家。

       毕竟他们曾经那么接近幸福。

       他虽然短暂但刻骨铭心地拥有过她,从身体到灵魂。那又甜又哀伤的毒药至今还在烧灼着他的灵魂,欲罢不能。

       1976年,午夜的魔药教室。

  抓住她的手逆时针搅拌了七下,又顺时针搅拌了一下,药剂立刻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

  “西弗,你好厉害,这是怎么想到的?”莉莉惊喜地看着眼前的活地狱汤剂,西弗的方法比书上简单多了。

  他没回答只是顺势从后面搂住她的腰,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她的味道真是该死得好,让他一挨近就感到小腹抽搐,这种诱惑甚至超过了魔药对他的吸引力,他挥了一下魔杖熄灭了坩埚的火苗,一把将她抱上了桌子。

  “西弗……”莉莉闭上眼睛,搂住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狂乱的吻,你不能直接就掀裙子,温柔点好吗?

  自从那次魔药事故以来,他们每次的私人魔药练习总以激情的缠绵收场,他们那时候太年轻了,食髓知味之后毫无自制力,是的,那不是成熟的感情,越是炙热越容易互相伤害。

  强令自己停止遐思,西弗勒斯烦躁地让自己认真地去读报纸上丽塔斯基特写的那些垃圾花边新闻——卢修斯马尔福又上报纸了,丽塔说他是“中老年女巫的性幻想对象,甚至包括一部分男巫”,足够气死三个纳西莎了。他们唯一的儿子今年也要来霍格沃兹了,小德拉科,跟那个哈利波特一样大。

  他又瞄了一眼那个已经开始吃饭的莉莉,她背对着他,纤腰盈盈一握,那个身体还没有孕育出一个孩子……西弗勒斯,你在对一个幻影想什么呢?

  而且该死的他怎么好像闻到了饭香?

  一只大谷仓猫头鹰从窗户扑啦啦地飞了进来,它对着莉莉伸出一条腿。

  “唉……”莉莉看完信叹了一口气,是多卡斯梅多斯寄来的,她以为莉莉已经住进了波特老宅,在信里各种打趣她,说她已经准备了一瓶好酒,只等待一个婚礼了。

  不知道应该怎么给她回信,她还没跟詹姆谈过,现在说什么都不好,她给了猫头鹰一点吃的,打发它飞走了。

  她应该先跟詹姆谈谈。

  “亲爱的詹姆……”莉莉考虑了一下,她似乎还是应该称呼他亲爱的,毕竟他现在还是他的男朋友,虽然莉莉现在对他情绪十分复杂,但他们还没有分手,直接写个詹姆似乎怨气冲天,她还是想表现得友好一点。

  “亲爱的詹姆,我已经回家了……”

  二楼的卧室发出震天响的一声关门声,莉莉被吓得一哆嗦,她这才发现西弗勒斯上楼了。

  他气呼呼地甩上了门?为什么?

  忽然,莉莉恍然大悟,她有时候会在思考的时候喃喃自语,那句“亲爱的詹姆”应该刚刚飘出了她的嘴巴,被西弗听到了。

  他被气到了……莉莉吐了吐舌头,好吧,可以理解,他跟詹姆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互相友好了。

  “亲爱的詹姆,我已经回家了,我决定不去你家住了,我已经跟佩妮说好了,今后就住在家里了,所以不用给我准备房间了。另外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了很多,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莉莉。”

  她去屋后找到了自己的猫头鹰,把信邮寄了出去。

  然后她上了楼,毫不客气地继续不敲门闯进了西弗的卧室。西弗勒斯的卧室光线很差,书放得到处都是,他似乎习惯住在一个没有光线的地方。

  西弗勒斯闭着眼睛坐在一把老破扶手椅里,黑色的椅子和黑色的西弗勒斯几乎要融为一体。莉莉对那张椅子有印象,那是艾琳最喜欢的椅子,她小时候偶尔去蜘蛛尾巷,都能看到艾琳坐在上面。

  “西弗,你为什么生气?”她趴在他的扶手上,绿眼睛好像猫一样在暗影里闪光,“因为我给詹姆写信?”

  “自作多情。”西弗勒斯撇了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你讨厌詹姆是不是?”

  “哼,”西弗勒斯嗤之以鼻,我不是讨厌他,是恨他。

  莉莉忽然想起玛丽的话,“詹姆他……是不是背着我一直攻击你,就算在……在七年级?”在我跟他约会之后……这句话莉莉觉得还是不说的好。

  扬起一边的眉毛,西弗勒斯的口气有点惊讶,“所以你并不知道我的全部记忆?你难道不是我的幻想?”

  “……西弗,你还是那么固执,我不是你的幻想!”莉莉气呼呼地说,一直被叫“脑肿瘤”并不开心,“所以,你的回答是‘是’?”

  “证明给我看,你不是一个幻想……”西弗勒斯盯紧了她,他的心跳渐渐快了起来,“告诉我一件我不知道的事情。”

  “佩妮的未婚夫叫……”莉莉想了想。

  “费农德思礼。”西弗勒斯接下去,“我知道这个。”

  “你居然知道这个……”也对,莉莉觉得自己傻了,如果自己将来跟西弗结了婚,他一定认识德思礼,这更加确定了莉莉的猜想——自己嫁给了西弗勒斯斯内普。

  “再想一个。”西弗勒斯低声说。

  “我……我想不出来,我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莉莉结结巴巴地说,“毕竟你在未来啊,你知道一切,连我想跟詹姆分手,你也一定……”

  “什么?”西弗勒斯想抓住她的手,只是抓了一个空,“你想跟……分手?”他的黑眼睛看上去更黑了。

  “是的……我最近发现了一些事情,我感觉他并不是我以为的那个人……”莉莉沮丧地说,我是个糊涂虫对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一直在攻击你?我告诉过他好几次,他不能那样对你!”

  西弗勒斯卷起上嘴唇,他不想提陈年旧事,“如果你跟……他分手,我就相信你不是我的幻想。”他眯起眼睛低声说。

  “我为什么感觉你不怀好意,西弗。”莉莉警觉地说,“你相信我不是一个幻想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会告诉你未来。”西弗勒斯微笑地说,“你难道不想知道未来吗?你不想知道神秘人是怎么失败的吗?”

  “真的?你是说神秘人失败了?真的?”莉莉睁大了眼睛,这个消息让她狂喜不已,凤凰社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你跟他分手,我就告诉你全部。”这个交易稳赚不赔,西弗勒斯看着莉莉,如果你是真的,跟他分手,你就不会死。如果你是个幻想,那你跟他分手,也是我的大脑在给我安慰。

  当天猫头鹰没有带回来任何回信,莉莉躺在床上,思考怎么跟詹姆提分手,她很奇怪自己一点都不伤心,对于跟西弗勒斯绝交用了整个六年级来疗伤的自己来说,她对詹姆还真是绝情。

  毕竟我们只交往了不到一年,有个小人在莉莉心里说,感情不深不是很正常吗?

  另一个小人跳出来说,那你为什么还答应去波特老宅住呢?这难道不是答应跟他同居吗?

  什么同居,你说的真难听,第一个小人抗议说,西里斯和卢平都住在那里啊,我只是不想一个人生活……

  那为什么全凤凰社的人都觉得你们要结婚了呢?第二个小人冷冷地说。

  想到这里莉莉打了个冷战,是的,为什么多卡斯认为他们要结婚了?她要去波特老宅住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吗?可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消息源只能是詹姆……

  莉莉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詹姆对她真是的势在必得啊……也好,那很快整个凤凰社就会知道,快要结婚的时候莉莉把詹姆甩了。

  带着奇怪的报复心理,莉莉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做梦了,因为她触摸到了那个“幻影”,那个西弗勒斯……

评论(2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