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罗帐

斯莉大本命自我产粮中,只产糖,不产刀,偶尔定向发车,争取每天都更新。

[德哈?哈德?]德拉科性转——《龙小姐》51

  第二天早晨哈利早早起了床,虽然被乌姆里奇折磨了一晚上,但他现在并没有觉得沮丧。

  昨晚他和罗恩回到公共休息室,看到赫敏睡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她明显在等他们,或者说在担心哈利同时在等罗恩,明显罗恩并没告诉她,他偷练魁地奇的事情。她看上去很累——她在完成大量的作业之余还给家养小精灵织毛衣,神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所以当赫敏问他禁闭内容的时候,哈利轻描淡写地说,“她罚我抄句子。”

  他并不想让赫敏担心,有德拉蔻担心他就足够了。

  清晨的霍格沃兹城堡里空空荡荡,哈利刚出了胖夫人大门就看到韦斯莱家双胞胎在跟德拉蔻嘀嘀咕咕。

  “暑假里你们也混熟了?”哈利挺高兴的,双胞胎一直讨厌所有的斯莱特林。

  “是啊,毕竟半个暑假都在同一屋檐下。你的手怎么样了?”德拉蔻对他露出甜甜的笑脸,双胞胎对哈利暧昧地眨眨眼就走了。

  “你们说什么了?”他把手给德拉蔻看,现在已经不疼了。

  “他们在发明新的逃课道具,让我问问斯莱特林低年级有没有人应征他们的药物实验。”丢了几个羊皮纸卷在哈利怀里,德拉蔻昨晚回去那么晚居然还帮哈利写了作业。

  “哦,赫敏会砍死他们的……”哈利看了一眼格兰芬多的方向,新人级长格兰杰小姐对双胞胎人体实验行为深恶痛绝。“你到底是什么时间写的这些羊皮纸?熬夜了?”他看她的脸,还好没有黑眼圈。

  “哦,我爸爸留给我一只会自动写作业的羽毛笔……”德拉蔻眨眼,又像装无辜又像在说谎。

  第二天关禁闭和第一次一样,看来乌姆里奇打定主意要给哈利留个疤了,不知道德拉蔻给哈利手背上的皮肤做了什么,反正它现在变得更敏感,很快就变红了,但痛感其实还好,好像一排蚂蚁一直在那里啃咬。

  但哈利要装出疼痛难忍的样子,他的演技实在捉急,所以他咬着牙尽量不说话。

  禁闭结束后还是那个空教室,德拉蔻继续给他处理伤口,告诉他斯内普教授的作业他需要自己带回去抄一遍,毕竟斯内普教授对德拉蔻的字迹一眼就能看出来,被他看出来哈利下周就要接着去魔药办公室关禁闭了。

  一英尺的羊皮纸哈利抄完已经半夜两点半了,他囫囵地把自己扔在床上,此时罗恩刚回来,带进来一股深夜的凉气,只听到隔壁床嘎吱响了一声,然后罗恩的呼噜声立刻响了起来。

  第三次禁闭开始没多久哈利的伤口就不再愈合了,一道道红色的伤痕留在手背上触目惊心,冒出细细的血珠,痛感也比昨天要强。

  乌姆里奇满意表示今天你可以走了,明天再来一天我们“加深”一下这句话。

  德拉蔻这次给他的手涂了颜色奇怪的药膏,让他的手变得血肉模糊,看上去就快废了。罗恩终于发现了哈利的异常,建议他把这件事告诉邓布利多。哈利拒绝了,这个学期邓布利多对他很冷淡。哈利的小骄傲让他不想麻烦邓布利多。而且他知道邓布利多和魔法部的关系已经够坏了。

  最后一天的禁闭倒是结束得很快,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关系,哈利的手很快开始血流不止,流满了整张羊皮纸,乌姆里奇捏住他的手仔仔细细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

  “好吧,我认为我的目的达到了,波特先生。你可以走了。”她裂开癞蛤蟆一样的嘴说。

  哈利的苦难终于结束了,他回到格兰芬多塔楼的时候,口袋里塞着德拉蔻给他的补血剂,公共休息室正在庆祝罗恩选上了魁地奇队的守门员。哈利晕晕乎乎地祝贺了罗恩,然后立刻回到了宿舍,喝了补血剂,他马上跌进了黑甜乡,好像死过去一样。

  好在第二天他终于能骑上他的宝贝火弩箭练习魁地奇了,这让他很高兴(果然哈利的宝贝除了德拉蔻就是火弩箭)。

  第一次训练罗恩的表现很不好,他沮丧地回到公共休息室,赫敏关心地问了两句,他立刻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吓得赫敏立刻一声也不敢吭了。

  “罗恩,你不能这样对待赫敏。”哈利看得目瞪口呆,回到宿舍他劝罗恩,“赫敏是关心你。”

  “她觉得训练搞砸了是我的原因!”罗恩气鼓鼓地说。

  “她没这么说,她只是觉得你还需要磨合。”

  “她觉得我就是个废物……喂,哥们儿,你到底站在谁那一边?”罗恩重重地甩下了床帐。

  “哥们儿,你这样说也太不公平了!”哈利大声吼,“你应该对赫敏好一点!”

  罗恩把他的臭袜子从床帐里扔了出来,气的哈利不想管他了。

  当天晚上,家庭作业已经做(抄)得七七八八的哈利跟德拉蔻在黑湖边渡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德拉蔻给他带来一个坏消息——“乌姆里奇要担任霍格沃兹的“第一任高级调查官”。

  “乌姆里奇——‘高级调查官’?”哈利皱着眉头说,他把面包丢给湖里偷看他们的巨章鱼,“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她可以插手霍格沃兹的教学,甚至评价每一位教授是否合格。”魔法部想控制霍格沃兹,排挤邓布利多。“明天预言家日报就要刊登出来了。”

  “这简直无耻。”哈利摸了摸他的手背,皮肤恢复得很好,但心理阴影很难痊愈。

  “可你没有办法,这就是权利。”德拉蔻的眼睛闪闪发光,真有趣,伏地魔回来了,魔法部却要跟邓布利多斗个你死我活。

  “别别,打住……你都快要把我洗脑成一个斯莱特林了,”哈利吻住她的嘴,手顺着袍子的缝隙,放在她的腰上,不安分地揉揉捏捏。“我还没跟你说过吧,当年分院帽想把我分去斯莱特林。”

  “好可惜,如果你来了斯莱特林,我们就可以24小时在一起了。”德拉蔻遗憾地说。

  “24小时……”哈利吹了一声口哨,“你在暗示我什么吗?你们斯莱特林这么淫靡啊……你这样说我真的觉得挺遗憾的,唉唉唉,你别打我啊……”

  不情愿地把德拉蔻送回斯莱特林地窖,哈利回到公共休息室已经很晚了。他吃惊地发现赫敏在帮罗恩修改论文,说是修改其实是把罗恩写的废话划掉写上完全不同的句子。

  “你们俩又合好了?”哈利对赫敏的脾气有了完全不同的认识。

  “我也不知道,”罗恩抓了抓头发,“赫敏一晚上没理我,但刚刚我收到了珀西的信……他在信里胡说八道让我配合乌姆里奇那老变态,我把信扔进壁炉烧掉了,她就忽然表示要帮我修改论文。”

  恐怕珀西说了很多自己的坏话吧,哈利想,珀西现在完全倒向魔法部,觉得哈利精神异常发了疯,他恐怕是来拉拢罗恩的,但罗恩没理他。

  “好了,把这个抄下来,”赫敏写完了,她把他的论文和一张写满文字的纸推还给罗恩,“再加上我给你写的这个结尾。”

  “赫敏,你真是我有生以来遇见的最优秀的人,”罗恩谄媚地说,“如果我再敢对你耍态度……”

  “……我就知道你又恢复正常了。”赫敏斜了他一眼,罗恩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哈利在一旁哈哈大笑。

  不过第二天哈利就笑不出来了,新的《预言家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了乌姆里奇成为霍格沃兹“高级调查官”的新闻,“四十一岁的卢修斯马尔福先生对此表示十分欣慰”,罗恩和赫敏立刻盯着他,好像这是他的错一样。

  接下里的魔药课,虽然哈利重新抄了一遍德拉蔻代写的论文,但斯内普教授一眼就看了出来,他毫不客气地给了哈利一个超大的D(极差),并且语带讽刺地表示“如果有人再“模仿”别人的论文,我就不得不叫那些得了‘D’的笨蛋关禁闭了。”

  不过斯内普教授没有得到这个机会,因为哈利又一次在黑魔法防御课上顶撞乌姆里奇,得到了一个星期的禁闭。

  第二天早上魁地奇队长安吉丽娜发了疯,在餐厅里对着哈利大吵大闹,她的声音太大被麦格教授扣了五分。

  哈利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被斯莱特林的级长扣了五分,对,德拉蔻以“把级长气哭”的名义扣了他五分,因为他脑子里都是芨芨草,一点都不吸取上次的教训。

  生气归生气,哈利半夜从乌姆里奇办公室离开的时候,还是看到了那个等着他的小身影,她一句话都不肯对他说,要不是哈利搂的太紧,甚至还想给他两拳。

  回到公共休息室,赫敏和罗恩也在等他,他们倒是不担心他的手,毕竟德拉蔻的魔药水平相当高明。

  但赫敏表示黑魔法防御课这样下去就完蛋了,谁也别想通过O.W.Ls考试,“哈利,你能教我们黑魔法防御术吗?”她认真的说,“你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你应该可以教我们。”

  “我?”哈利大吃一惊,他真心觉得自己并没有教别人的水平,他经历的那些可怕的危险,如果没有来自各个方面尤其是德拉蔻和邓布利多的帮助,他绝对赢不了。“我觉得不行……”

  “可你是我们之中最出色的,”赫敏说,“去年,只有你一个人能彻底摆脱夺魂咒,你能变出一个守护神,你能做到各种就连成年巫师也做不到的事情,威克多尔以前总是说,你会的魔咒他都不会,他已经是德姆斯特朗最后一年了。”

  罗恩猛地把头转向她,速度太快,似乎把脖子都拧痛了。他一边揉着脖子一边说:“什么?威克多尔?你别告诉我你还在跟他联系?”

  “是又怎么样?”赫敏冷冷地说,但她的脸微微有些泛红,“我也可以有一个笔友嘛……”

  “他可不只是想做你的笔友。”罗恩指责地说。

  赫敏气恼地摇了摇头,没理睬继续注视着她的罗恩,“可以吗,哈利?”

  “只教你们俩当然可以……”哈利迟疑地说。

  “但我想还有更多的人也会对这个感兴趣,我们在霍格莫德组织一下好吗?这可是大家都要面对的考试啊。”赫敏眼睛亮晶晶地说 。

  “可他们会相信我吗?”我现在名声可不怎么样。

  “不愿意来当然没人强迫他们。”赫敏嫌弃地说,“其实你会发现愿意听你说话的人比你想象中多。”

  第二天哈利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德拉蔻,他吃惊地发现德拉蔻对此非常感兴趣,她表示她要参加,“我能给你们带一个老师,教的好不好不好说,但他对黑魔法防御术的热情毋庸置疑。”

  “你说的是谁?不是我想的那个谁吧……”哈利发出一声惨叫。

  “是啊,为什么放着现成的里德尔不用啊?他的理想不就是成为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吗?他会很高兴的。”德拉蔻兴致勃勃地说。

  “要伏地魔教我们对抗伏地魔吗?我觉得不行啊,德拉蔻……”哈利觉得这听起来太可怕了。


评论(3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