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罗帐

斯莉大本命自我产粮中,只产糖,不产刀,偶尔定向发车,争取每天都更新。

[斯莉he]《新房客》3

  “麦克唐纳小姐,有您的电话。”服务生喊了一声。

  玛丽对穆尔塞伯点点头,离开了座位。

  “玛丽,我曾经最好的朋友是谁?”莉莉在电话里低声问。

  “莉莉?天啊,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玛丽惊喜道,“你在哪?哦,当然是那个斯莱特林斯内普啦!你以为我中了夺魂咒?没有没有。你等我一下,我去把穆尔塞伯打发走。”

  玛丽挂了电话,不知道跟穆尔塞伯说了什么,大块头斯莱特林自己走了,莉莉才从街对面走了过来。

  “你怎么跟他在一起?”莉莉皱着眉毛问,他不是你的仇人吗?

  “嗯……六年级的暑假我在伦敦遇见穆尔塞伯,他喝多酒躺在路上,我拿走了他的魔杖,让我的哥哥们揍了他一顿——我有四个孔武有力的哥哥——把他捆在我们家地下室给他看了半个月麻瓜电视节目。”玛丽笑眯眯地说,“从那之后他就对麻瓜改观了,他之前对麻瓜一无所知,现在他很想了解麻瓜社会,于是我们偶尔见面聊一聊,没什么可怕的事情在里面,放心好了。不说他了,莉莉,你最近过的好吗?”

  唉……叹了口气,莉莉把詹姆和佩妮的事情讲给玛丽听,“我真的气坏了,玛丽,詹姆他怎么这么蠢……”

  “哦?我倒是不意外呢,莉莉。”玛丽冷冷地说。“蠢?詹姆波特聪明着呢!詹姆是故意这样做的,我现在不怕得罪他,也不怕你伤心,所以我要说,莉莉,你不觉得你身边真正爱你,真正可以让你依靠的人越来越少了吗?”

  “什么意思?玛丽?”莉莉睁大她翠色的大眼睛。

  “聪明脸蛋笨肚肠。”玛丽不客气地说,“先是你那位斯莱特林密友,然后是我,最后是你姐姐,这些在你跟詹姆起冲突会无条件站在你身边的人,一个个都会离你远去,莉莉,那就是詹姆波特干的事情,你别扬眉毛,你知道我为什么七年级除了N.E.W.Ts考试基本没去霍格沃兹吗?不是生病,因为穆尔塞伯告诉我曾经只要我落单,就会有人告诉他们我的行踪。”

  “什么?怎么可能?”莉莉睁大了眼睛。

  “而且那个泄露我行踪的人就是詹姆波特,”玛丽冷笑着说,“他给斯莱特林们的借口是反正都是泥巴种,动我,放过你。但我知道,他只是要逼我远离你。他要独占你,要你没有朋友,孤立无援,只能依靠他一个人。”

  莉莉张开嘴想反驳,但她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想说你还有很多朋友是不是?凤凰社的那些?你想想那些人哪个不是詹姆波特的朋友?他们更偏向谁?莉莉,你要知道,你在五年级跟斯内普绝交之前在格兰芬多并没有很多朋友,他们看不惯跟斯莱特林交往的你,从一年级就是你朋友的只有我。所以詹姆波特只针对我。所以七年级我逃了,对不起,莉莉,我抗衡不了head boy。而且,我也看透了,如果斯莱特林的纯血们是真小人,那些假惺惺表示亲麻瓜的纯血就是伪君子。所以我不喜欢魔法界,我回麻瓜世界生活了。”玛丽语速越来越快,她气得颤抖。

  “玛丽……你肯定想多了,詹姆七年级的时候变好了,不那么爱欺负人了……”莉莉艰难地说。

  “那是你看到的,你如果去问问那个斯内普,甚至你给卢平灌一杯子吐真剂,你就知道他什么样,他从没停止欺负斯内普,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莉莉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真的吗?詹姆他一直在欺负西弗?她想起毕业舞会西弗的话,或许那不是因为讨厌她,而是恨詹姆?

  玛丽沉默了一会儿,平静了下来,她慢慢地说,“莉莉,七年级这一年我学习了麻瓜的课程,考上了麻瓜的大学,我要继续读麻瓜的文凭了。我不想劝你什么,你跟魔法界牵涉比我深,我只是想说,那里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你发现了吗?我们这些麻瓜出身的小巫师,都是家境优越,学习成绩好,品格优良的孩子,我们在麻瓜界都是人人羡慕的优等生,将来一定会有极好的前程。去了霍格沃兹却是最底层的‘泥巴种’,人人都能欺负。你记得二楼盥洗室的桃金娘吗?她算什么呢?她的父母知道她的死因吗?知道他们心爱的女儿生前被欺负得那么惨吗?”

  “那只是意外……玛丽。”莉莉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自己嘴里的每个字她自己都不信。她觉得这世界忽然那么不真实,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玛丽,可是事实上她的朋友、亲人,真的都因为詹姆离开了她。她站在原地,孤立无援。

  “莉莉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吧,詹姆波特是什么样的人,他真的爱你就不会霸凌你的朋友,不尊重你的亲人。他要的只是霍格沃兹最美的姑娘,而不是莉莉伊万斯。他还在你身边汲汲营营,说明他还没完全得到你,对吗?别让他如愿,莉莉。詹姆波特没有爱过你,他只爱他自己。”玛丽站起来,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给了莉莉,“给我打电话,莉莉,我还没开学,闲的要命。对了,我考上了牛津大学,我们全家都是校友呢,在这里,终于没人会管我叫泥巴种了。”

  “谢谢你跟我说这么多,我会好好想想的。”莉莉上前抱住了玛丽,她格兰芬多最好的朋友,唯一的闺蜜,也像西弗一样走向了她未知的方向,她曾经是个勇敢善良的格兰芬多,她跟西弗吵架唯一愿意帮西弗给她传话的人,她走向另一条路,她说了跟西弗一样的话“詹姆波特根本不像别人说的那样好!”

  走了两步,玛丽看着太阳微笑着低声说,“我为什么跟穆尔塞伯做朋友,还给他介绍麻瓜界?因为我想让他来到麻瓜界,尝尝我当年的滋味……”女孩眼里透着浓浓的恨意。

  全变了,全变了,莉莉眼睛里的世界全变了,她颓然地坐在咖啡店的长椅上,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直到侍应生嫌弃的眼神在她背后烧了两个洞才离开。

  佩妮已经在宿舍等她了,她的眼睛又红又肿。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应该给德思礼先生道歉。”莉莉无话可说,只能拼命道歉,希望德思礼先生没有迁怒佩妮。

  佩妮叹了口气,她伸出手放在妹妹的脸上,“莉莉,不要道歉,其实,我甚至还觉得是我见他挺好的,要是爸爸妈妈还在,那可太可怕了……”

  莉莉又想哭又想笑,“爸爸一定会用来福枪指着詹姆把他赶出去。”伊万斯先生是个比佩妮还佩妮的守旧派。

  “别让他觉得你是没人疼惜的孤女,莉莉,”佩妮扬起眼睛,认真地看着莉莉,“我不会出嫁了就不管你。如果他慢待你,我也会用来福枪指着他。”

  再也忍不住眼泪,莉莉抱住佩妮放声大哭,她没失去佩妮,这简直是这操蛋的一天里唯一的好事。

  在佩妮这里住了一夜,两姐妹久违地睡在一起,莉莉给佩妮讲了很多魔法界的事情,她没带任何感情中立的描述这些事情,佩妮皱起眉头,摸摸莉莉的头,“原来你这多年也过得很辛苦啊。”

  莉莉摇摇头,“不,有人比我更辛苦。”比如玛丽,比如西弗,他们才真的辛苦,玛丽逃离了,西弗……他选择成为恶龙。

  “我准备先回家里住一段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将来的事情。”莉莉跟佩妮说。

  “随便住吧,送你都可以。”佩妮大方地说。

  莉莉想起那个傲慢的幻影,“那我就不客气了。”

  先回了一趟霍格沃兹,带走了行李。曾经她也很犹豫是不是要住进波特老宅,现在她只想自己一个人住。哦,如果不算那个幻影的话。

  今天斯内普心情十分轻快,他的脑肿瘤从昨天开始没有发作,那令人心情古怪的红发幻影消失了,昨晚他睡了一个好觉,他新买了一张大床,睡起来可比教授宿舍里那张单人床舒服多了。

  上午出去买了一些日用品,他不太习惯家里有很多魔法物品,这似乎是小时候的习惯,他不太喜欢这个习惯,但也没想改。

  但是打开门,他又一次皱起了眉头。

  穿着背心热裤的红发少女正在气喘吁吁地整理房间,明明是个女巫,至于这么累吗?

  “我一直以为飘浮咒这种一年级的内容应该人人都会。”他阴阳怪气地说,眼光在莉莉修长的腿上扫来扫去,他认为他的幻想出来的人物应该穿从脖子到脚跟都是纽扣的袍子。

  正在拖桌子的莉莉愣了一下,她还不太习惯在校外用魔法,常常会忘记自己已经不是霍格沃兹的学生了。

  “嗨……”她尴尬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曾经说过不会住很久,但似乎她短期不会搬走了。

  他鼻子里不知道发出了一声“哼”还是“嗨”,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回卧室去了。

  莉莉随意地扫了一眼这个疑似西弗的幻影买的东西,幻影也需要买东西吗?然后她睁大了眼睛。

  “这这这……这是什么意思?”莉莉猛地推开西弗勒斯的卧室门。

  正在换衣服的西弗勒斯又一次被她吓得一抖,长衬衣式的睡衣从他手里掉了下来。

  “你……”难道真的不会敲门吗?

  对着他赤裸的上身撇了好几眼,莉莉大声问,“今年是几几年?”

  西弗勒斯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1991年。”

  “真的?可我这里是1978年,”莉莉抖了一下魔杖,显示出一个时间,“我……我看到你用来包东西的报纸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所以你是未来的西弗,所以我才摸不到你是不是?”她又对他的胸肌伸出小爪爪,当然还是没抓到。

  “1978年?”西弗勒斯愣了一下,坏年份,莉莉嫁给波特那一年,很有戏剧性的情节,脑神经进一步受压迫,他想。

  “既然是未来,1991年你为什么住在我家里?我呢?”莉莉立刻抓住了重点。

  “死了。”西弗勒斯拉长了脸,哪里痛你踩哪里对吗?

  “我那么短命?”莉莉惊讶地捂住嘴,她这么年轻对死亡完全没有实感,但脑海里迅速穿起了一个故事:西弗住在伊万斯家因为西弗嫁(呸呸呸,娶)给了伊万斯就是我自然而然住在这里,然后我早早死掉了,所以他一个人住在这里守寡……

  “呜呜呜……西弗你好可怜,我一定会对你好的……”莉莉向着西弗勒斯扑去。

  “你……别靠过来……”

  喂,你们碰不到对方啊,忘记了吗?

评论(3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