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罗帐

斯莉大本命自我产粮中,只产糖,不产刀,偶尔定向发车,争取每天都更新。

[莉斯]《童养夫斯内普》15

  西弗勒斯的黑色猫头鹰不太高兴地把脚伸给莉莉,莉莉连忙供上了烟熏蜥蜴,猫头鹰的眼神才和善了一点。

  莉莉犹犹豫豫地给伊万斯夫人写信,“亲爱的妈妈,我觉得西弗勒斯最近有沉迷黑魔法的倾向,他看到一个新的咒语会露出比看到我还甜蜜的笑容……他们说黑魔法是邪恶的,我感觉有些烦恼。”

  很快她就收到了回信,“亲爱的莉莉,什么是黑魔法?西弗勒斯伤害了谁吗?我需要你的解释。很紧张的妈妈。”

  “亲爱的妈妈,黑魔法是会对别人造成伤害的魔法,西弗勒斯没有伤害任何人(如果使用了黑魔法伤害同学是会被开除的),他只是很沉迷,超出了我们的学习范围,我们只学习如何防御此类咒语。”

  “亲爱的莉莉,收到你的信我放心了一点,知识是没有错的,我感觉黑魔法是不是相当于我们的武器呢?伤人还是自保取决于使用者的想法?你爸爸也很喜欢手枪,他懂这些我觉得很有安全感。”

  收到妈妈的信让莉莉放心了一点,格兰芬多畏黑魔法如虎,但按妈妈的说法黑魔法也不是洪水猛兽,而取决于使用者用它来做什么,武器的比喻很通俗易懂,伊万斯先生很喜欢枪,他还参加了射击俱乐部,莉莉觉得那是很健康的爱好。

  就莉莉看来,西弗勒斯并没有什么伤人的欲望,他只是喜欢研究,相比天天用恶咒欺负人的掠夺者来说,他并不热衷在人身上试验这些魔咒,他从来没有违反过校规(除了陪她夜游),这是不是像妈妈说的“知识是没有错的”呢?

  暑假莉莉和西弗勒斯回到家,吃完了美味大餐,所有人都坐在客厅里喝茶。

  伊万斯先生忽然问西弗勒斯,“西弗勒斯,你在学校最喜欢哪一门课?”

  “他最喜欢魔药和魔咒,”莉莉插嘴加告状,“我觉得他最喜欢黑魔法。”

  西弗勒斯眨了眨眼,他并不认为黑魔法是邪恶的,“是的,我不否认,虽然黑魔法名声不好,那很有趣。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变化多端,永无止境。与它们搏斗,就像与一只多头怪物搏斗,刚砍掉一个脑袋,立刻又冒出一个新的脑袋,比原先那个更凶狠、更狡猾,我所面对的是一种变幻莫测、不可毁灭的东西,”西弗勒斯一脸的喜爱与景仰地说,“想要对付它,你必须要灵活多变,富有创新!”

  “你在研究怎么对付它?”伊万斯先生饶有兴趣地说。

  “当然,有的魔咒有反咒,有的则没有,我想那并不是没有,而是我们没有发现!”西弗勒斯自信满满地侃侃而谈。

  “如果你不是去了霍格沃兹,我会送你读医学院,你这份想法会是一个好医生。”身为外科医生的伊万斯先生开心地点头,不畏艰难,不附和流俗。

  曾经的西方医学同样是被世人畏惧,偷尸体解剖的外科医生被认为是食尸鬼。无数医生不畏惧世俗看法,坚持自我才诞生了现代医学。想想看,剖开人体切除病灶,第一个敢这样做的人顶住了什么样的流言蜚语?

  “对对对,西弗的魔药也特别好。”莉莉点头,西弗勒斯会是个好医生。魔法界没有医生,圣芒戈的工作人员叫做治疗师,而不能治疗的魔法伤害太多了,似乎也没有巫师对此进行深入的研究。

  “我带你们去参观我们医院的实验室怎么样?”伊万斯先生说,“我们虽然不懂魔法,但也一直用我们的方法跟“邪恶的魔鬼——疾病”战斗,你要战胜它一定要了解它。病毒和细菌虽然能伤害人,但如果用得对,也能保护我们。”

  等到周末,伊万斯先生果然带莉莉,西弗勒斯和佩妮(她也硬要去)去参观了医学实验室。

  看到那些人体标本,佩妮捂上了眼睛,西弗勒斯却看得饶有兴趣吗,魔法虽然不能用科学解释,却一定也有它遵循的原理。

  “哇,西弗,你看这个标志,是蛇啊。”莉莉惊讶地指着一本宣传手册上的标志说。

  “蛇徽?那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志。”伊万斯先生说,“蛇毒既能杀人也能救人,就好像医术,在生与死之间。蛇杖也是古希腊医神的标志,蛇徽就代表医学。”

  “那斯莱特林是个治疗师了?怪不得斯莱特林学院魔药那么好。”莉莉兴致勃勃地说。

  西弗勒斯对她点点头,他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想在魔药方面做出成绩也没有那么简单,想去圣芒戈做治疗师更是需要专门的培训。但莉莉至少不再对他露出不赞同的眼神了。

  格兰芬多过于充沛的正义感很容易让人过于沉迷道义的正确而丧失理智的分析。他从来不以世人对一件事的评价作为自己的观点,如果你对这件事一无所知,有什么资格评判它是好还是坏呢?至少从他自己的了解和伊万斯先生的态度,他认为黑魔法并不是一个完全的坏东西,是好还是坏永远取决于使用者的目的。

  开学后,莉莉去找了魔咒学教授弗利维教授,“教授,你会黑魔法吗?”

  “什么?为什么这么问?我……我当然了解很多黑魔法,但并不会使用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和最和蔼可亲的教授莫名其妙地说。

  “如果研究黑魔法的反咒呢?”

  “哦,那可是了不起的行为,想想,三大不可饶恕如果有反咒……”弗利维教授眼睛亮了起来。

  “谢谢教授,我知道了。”莉莉开心地眯起了眼睛。

  她再也不在乎波特说黑魔法是邪恶的了,学习黑魔法和用恶咒欺负人,明显是欺负人更恶劣些。恶劣的永远是对人作恶而不是知识。

  餐厅门口,她欢天喜地地向着西弗勒斯跑去,心里再也没有踌躇了。

  邪恶的是人,从来不是魔法。


评论(14)

热度(94)